怂丧

Lindlar恋人(神糖,一发完)

Copter.:

《Lindlar恋人》



*神糖,一发完。


*又名《失控的Lindlar》


*Lindlar:中文名林德拉,选择性加氢催化剂。
在将炔烃加氢加成的过程中,
并不能在生成烯烃时停止反应,
只能一步生成烷烃,
使用林德拉催化剂可以控制反应生成烯烃。


/




夏天总能轻易将人带回记忆深处。


蓝色窗帘被制冷的空调吹得飘舞起来,


半个小时追命般午休后迎来疲倦慵懒的下午,


反着光的屏幕ppt题头打着显眼的红色加粗,


生理生化,必有一挂。


很不幸的,第一节就是生化课。


讲台上的生化老师激情四射唾沫横飞敲打着黑板,


每一句都是重点。





耳边充斥着Lindlar催化剂的性质,


认真记着笔记的beam笔尖在本子上一顿,


晕染出黑色墨迹,


越过听了五分钟就昏昏欲睡的kit毛绒绒的脑袋,


目光落在轻拄着下巴昂着头听课的pha下颌线,


从苛刻的雕像美学角度看,


也是无可挑剔的。


视线上移,回忆也顺着回拨。






一圈刷着白色油漆的栅栏,


茂密的翠绿庭院里各色植物争抢着溢出栅栏的缝隙。


明媚的阳光透过枝桠的树枝,


将叶脉的纹路打在地面留下影子。


栅栏入口的门板上挂着的风铃叮铃作响。




偷偷躲在矮墙后面的小beam想,


大概是美丽的东西都有迷惑性,


你看啊,那么美的地方里,


和平的面具下其实充满了龌龊与凌虐。





他灵活的翻过栅栏跳出矮墙,


躲过庭院里到处叫嚷着,


要揍得他骨折力气大的吓人的叛逆男孩们。




可是人啊,


对美的事物总是心向往之,情难自抑。



在他眯着眼从矮墙下纵身而跃后,


不屑的拍拍手转身离开时,


青草的缝隙间半掩着身影,


蓝天微风白云,


和草地上用手挡着阳光浅眠的男生。


成了他对那个夏天的最后记忆。




/



察觉到下颌线即将偏离的运动轨迹,


beam自然的移开目光,


从解剖美学来看也令人赞叹的,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


迅速流畅地记录着笔记。




pha与他的关系,


就像是靠Lindlar催化剂维持着的加成反应。


炔烃一样的恋人关系炽热而不稳定,


烷烃一样的好友关系稳定又过淡漠。


是合适的,


关切又暧昧的烯烃关系。






对目光静电十分敏感的校之月大人,


下一秒下颌线如beam预料一样偏离原来的轨迹,


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


如果认真记笔记的beam医生的本子上,


没有那顿住的黑色墨迹的话。


Phana医生又转了回去。


左手夹着的笔杆在指尖飞舞着。





一眨眼,他们都认识七年了。


当初pha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基地”,


谁知道是附近是一家孤儿院,


被街坊邻居家各种凑上来的女孩们纠缠的烦躁,


跑到偏僻的郊区忙里偷闲,


一睁眼就对上他面前的瘦小的少年。


看不出年龄的瘦弱,


巴掌大的脸颊一双流转着星光的桃花眼,


清透却是非分明。





又何止是盛夏想起回忆,


每一天我都在回忆着。


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是继续退回界内做本分的好友,


还是破釜沉舟的越界?




/


医学院一周的课程满满当当,


一天至少八节课压榨得女生们,


无力欣赏自家学院的月亮,


倒是不止一次吐槽过,


天神般英俊的校之月,


迷糊可爱又傲娇的kitty猫,


万种风情的桃花眼医生,


都便宜了那些每天闲的就知道看帅哥的,


艺术学院或者外语学院里妖艳的小婊砸。



最令人好奇的是他们是从哪里挤出这么多时间泡妹的?


明明那么多作业令人头秃?




对此在餐厅打饭无意中听到墙角的kit表示,


这锅他可不背,


他早就献身医学了好吗?


要背的书可以搭成床了,


别的学院的男生天天酒吧相聚都快聚吐了,


他一周能去一次就不错了。



端着一份猪排饭回到座位,


看着他两个老铁,


吃个饭的午休功夫都要学习。


摇了摇头没把那些闲话讲给他们俩听。


什么撩妹泡吧。


最多是对某些送上门的来者不拒罢了,


不然怎么一个坐稳第一宝座一个万年老二?





“你们俩晚上去不去图书馆?


我去找本神经整合图谱。”


kit收拾着餐盘问着两个埋头背书的老铁,


pha没有回话,掀起眼睑掠过对面的人,


“额,我有约了,就不去了。”


收拾好书包的beam面色犹豫,


没敢与pha锋利的目光对视。


吞吞吐吐的解释着自己的缺席。


“哦咦,这回是哪个星星啊?


我说追你的星星怎么比pha都多?


他这还有没有校之月的尊严了?”


kit对着beam挤眉弄眼,调侃着老铁的艳遇。


不像往常的潇洒与自然,


猎艳高手beam没有反驳自己的魅力,


“赶紧上课去吧。”


“pha爸爸你还不管管beam儿子?噫,小心你虚。”


kit做着鬼脸皮完跑出老远。


那道灼热的视线还落在beam身上,


pha终于还是没多说什么,


只是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轻轻的一句,


“晚上早点回来。”


/




他其实嫉妒得要发疯了,


即便知道他跟那些星星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


风流医生的名号根本是无稽之谈。


每次跑到各个学院故意撩星星们的校之月,


星星们全都承认了不过是想借着风流医生出名。


两不相欠,干干净净。


吃了饭beam医生早早就把她们送回了宿舍。


久而久之,


每次星星们还会提前通知一下他。





而每一次“约会”的晚上九点,


风流医生会准时回到寝室楼下,


拐角处提前得到了通知的校之月,


与这夜色融为一体,


看着beam叹着气上楼,


等到黑暗的窗口亮起了灯,


楼下的校之月才回到寝室。





可是今晚没有,


没有星星提前的知会,


不知道约会的对象是谁。


快要被暗夜吞噬了的校之月,


终于在十点十五分等到了迟迟不归的beam,


还有他身边那个漂亮的女生。



拿出解剖课上观察繁密细小神经结构的认真,


眯着眼睛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是有过几面之缘法学院的星星。



那个冷着一张脸眉眼细挑看起来就苛刻的女生?


怎么可能会找beam演戏?


难道是beam主动约会的吗?


Beam....喜欢这种类型的?


校之月的脑子里被各种想法充斥着,


快要被猜测和嫉妒涨得爆炸。




“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恶心吗?”


“以朋友的名义霸占着pha?


他要是知道你龌龊的想法还会把你当兄弟吗?”


“你清醒一点行吗?”



果然是与外表相符的尖酸刻薄,


不愧是法学院的女生,


一字一句像机关枪一样照着他的心脏发射。




但是beam从来不是什么善茬,


所谓的绅士与温柔,


不过是女生们对他的幻想罢了,


况且这种攻击,


跟小时候比起来算不了什么。


“我是喜欢pha,但是我光明正大的喜欢了七年。”


“你想说什么我都阻止不了。”


“但你要是敢做出伤害pha的事情,


我beam,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beam向来擅长捂着被玻璃渣刺穿的心脏,


滴着血的指缝间对着敌人也捅一刀。



法学院星星的脸色难看又气急败坏,
尖锐的声线在寂静的夜里,


像粉笔在黑板上划过的刺耳声音,


“你真是太恶心了。”


可是下一秒气急败坏的星星又挂上嘲讽的冷笑,


“你的好兄弟可是一直觊觎着你呢?


你不觉得他变态吗?”



一晚上都冷静自若的beam慌乱的回头,


灯光下pha的表情变换莫测,


影子被昏黄的路灯拉得修长,


像乌云遮在beam眼前。



大刀阔斧的向他逼进,


“为什么不说?”


刚才的气焰全都消失不见,
beam的睫毛都在打着颤,


握紧的指甲在手心抓出弧形的血痕。


“我........”


“pha,这种人不配跟你做朋友。”


“闭嘴。”
“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凭什么这么跟beam说话?”


pha的声音听起来凶狠又可怕,


自己捧在心尖上的人凭什么被这个女人这么侮辱?


“beam,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pha拔高的声音都在发抖,


beam无力的闭上了眼,


“是,我喜欢你,我很恶心吧。”


“去他妈的恶心,我喜欢你七年了,


从你翻过围墙落在我眼前,


我睁开眼就看到了我的恋人。”





“今晚的事我要是从别人那听到一点消息,


你就等着退学吧,我说到做到。”


耳边是法学院星星丧心病狂的尖叫,


辱骂着他们两个变态又恶心,


快要把高跟鞋踩掉一样出离愤怒的离开。




beam不可置信的睁开眼,


看着眼里闪烁着泪光的pha将他攥紧的手轻轻掰开,


温热的吻落在掌心。


突然想起他草率下的定义,



什么鬼Lindlar关系,


从炔烃到烷烃,他们走了七年。


绝不是Lindlar关系,


只会是最稳定的爱情。






END






















评论

热度(92)

  1. 兔蛋六爷Copter. 转载了此文字
    【上车指南】【十六周/第二周】【神糖与失控】作品集中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