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丧

【Forth Beam】小桃花 番外二:关于试卷

卷子啧啧啧🙈

透🌴:

 内含车 
全文链接




beam盯着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试卷只觉得头大。


万恶的forth在放假前给他们安排了一场突击考试,连beam自己都是在考试前一天才知道的。卷子已经由forth出好印好,就等着各位考生临幸了。


所以当beam带着这个残忍的消息走进班里时,回应他的只有此起彼伏的惨叫。


“forth老师变了,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温柔的forth老师了。”


“也可能是因为beam老师太温柔吧……”


卷子发下去后很快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陷入了焦急的抓耳挠腮中。坐在前面监考的beam拄着下巴双眼放空,这次假期肯定又要过得腰酸屁股疼,不能赖别人,谁叫他的发情期正好赶在这了。


blof到时候送去妈妈家跟yo玩好了,自己天天和forth做那档子事,要是被满地乱滚的blof看见可就太尴尬了。


上回就被早上过来串门的亲爹抱着blof当场抓包,尴尬的beam早上饭都没敢出来吃,还是forth再三和他承诺已经没事了才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结果在吃午饭的时候还是被亲爹的一句“注意节制”羞得无地自容。


教室门被轻轻推开,巡考的forth一进门就看见beam拄着下巴放空的样子,下面都快抄到飞起了。


“诚信考试啊各位。”温润的嗓音带着来自主任的严肃和强alpha的威严。下面的躁动瞬间平息,坐在讲台上监考的人一脸惊恐的瞪着forth,forth也半开玩笑的瞪回去,用口型说了句扣工资就又背着手悠哉悠哉的离开了教室,只剩下beam在原地咬牙切齿。


我他妈走神是因为谁啊?


卷子收上来扔在办公桌上,真的是珠穆朗玛卷子峰,此起彼伏的看不见后面的电脑,一个系的卷子都在这了,自己得判到啥时候去啊?你存心不让我过这个假还是你不想让自己爽上天啊?


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认命的判卷子,好在forth下午被叫去开会不用烦自己,兴许还可以在下班前……


“爹地!”


判不完了。


beam瞪着pha的眼神像是要喷火,怎么偏偏把这个祖宗给我带过来了?我是让你把他送走不是送来。


伸手接过往自己身上扑的小团子,beam拿手指擦了擦换牙孩子控制不住流下的口水。惩罚似的刮了刮blof的鼻子,嘟着嘴假装生气的样子与怀里的孩子如出一辙。


“怎么不听话?不是要和舅舅一起回家吗?”


“那要好几天见不到爹地了,blof想你嘛……”小短手带着奶味捧住beam的脸,小孩子的亲吻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落在beam嘴唇上,把他吓了一跳。


“blof怎么又亲爹地,爸爸会生气的。”forth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门,把blof从beam怀里拔起来放到地上,蹲在他面前一本正经的教育着。


“爹地的嘴唇只有爸爸可以亲,blof只可以亲这里和这里。”forth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和脸颊,一脸严肃。


“我说,你俩平时没事都在干什么啊?blof看见yo都不撒嘴,都给我们yo脸上啃出印子了。”


“你问forth吧,我要判卷子。”


“把yo那份给我。”


“你自己找。”pha看了看那摞几乎能把beam完全挡住的卷子,咽了口口水还是把手缩了回来,抱着手臂倚在桌子上装画报。


“yo下课了,我们走了。”pha牵起blof的手和判卷子的两个人道别,临出门的时候还坏心眼的用爸爸的口气说了一句“注意节制”,被beam用笔筒砸了后背。


“回家吧。”forth拿着旁边的外套站在桌子旁边,一脸期待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知道自己未来几天会过得多舒坦。


“不回,什么时候判完什么时候回。”beam也在怄气,这死forth明明就是故意的,就是压榨!


“这得判到什么时候啊?”


“这得问您了forth老师,不知道是谁非要突击检查?”


自知理亏,forth也只能尴尬的摸摸鼻子,把外套搭在一边动手收拾卷子。


“回家判回家判,咱俩一起就当消食运动了。”


后座上载着卷子,beam坐在副驾驶上突然就想起了那个语文老师卷子被偷了的笑话,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这些卷子要是被销毁了就好了我就不用判了。”


forth扭头看着beam那副美滋滋的样子摇摇头继续开车,不知道天天脑子里都在寻思什么,像个孩子一样不喜欢考试。


但是这个卷子好像也没那么重要。


车一停稳beam就急吼吼的跳下去往楼上跑,嘴里还喊着谁最后谁多判,即使过去那么多年,这个孩子脾气还是没变,车里还留着淡淡的桃花香气,forth突然就想起两个人刚在一起时悄悄躲在墙角的亲吻,那时候beam也是这样一把推开他跑在前面,一边跑一边回头说谁后到谁登成绩。


突如其来的回忆杀让forth有点感触良多,停好车去后座抱上那摞卷子,beam已经换好衣服围着围裙在厨房做饭了,贤妻良母的样子看的forth移不开眼。


“今晚要下雨你赶紧把衣服收进来。”屈肘怼了怼挂在背上的大型挂件,老夫老妻还这么天天腻腻歪歪。濒临发情期的腺体开始红肿,forth凑过去轻轻亲了一口,晚些时候自己可能还会咬破他,beam白皙的后颈总是对自己有致命的吸引力。


还没来得及在beam耳边说情话,就被突如其来的黄瓜条堵住了嘴。


“乖”


嘴里的黄瓜条就跟蜜一样甜,forth一边收衣服一边盯着厨房里忙来忙去的背影,差点一脚踢翻了beam心爱的夹竹桃。


自从有了blof之后,beam就开始下水做饭,虽然没有forth做的好吃,但也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毕竟师傅修行高。


洗干净的白大褂被突如其来的风吹落在地,forth弯腰去捡的时候,突然就想到了小姑娘们在茶水间讨论的话题。


那些什么稀奇古怪的play……刺激吗?


收好的衣服放进衣柜里,forth捏着那件白大褂再三思考,还是把它扔在了床上,人就要勇于尝试新鲜事物,怎么骗beam把这它穿上又是一个问题。


“forth过来帮我洗菜!”


天助我也。



没怎样就6千字的小破车



“爸爸!爹地!”


门突然被打开,blof背着小书包蹦蹦哒哒的走进屋子,却没在客厅见到beam和forth,有些失落的扭头盯着pha,可爱的小脸蛋一下子扁了起来。


“pha舅舅……他们不见了……”


pha嗅了嗅空气中浓郁的桃花味道,有些头疼的打开了窗户,弯腰抱起blof走到卧室门口,轻轻将门打开了一条缝。


beam正背对着门埋在forth怀里睡得香,而搂着他的人在门开的一瞬间就将食指抵在了嘴唇上,示意blof不要出声。


pha看着自己弟弟肩膀上深深浅浅的痕迹,没忍住自己翻了个白眼,又抱着blof退了出去。他实在是有点想打死forth,居然把自己弟弟欺负的这么狠。


刚把小孩子放在地上就不见了踪影,等pha再找到blof已经是听到beam惨叫之后了。小孩子不像大人知道的那么多,看见beam一眼就不愿再离开,趁pha不注意又跑了进去,一个助跑后翻身骑在了beam腰上,被折腾了好几天的人禁不住小孩子的重量,差点两眼一黑晕过去,好在forth及时把小家伙抱走,才不至于让beam疼到哭出来。


“儿子,爸爸交给你个任务,做好了有奖励。”


beam龇牙咧嘴的揉着腰,等着forth问题的样子和forth身上的孩子如出一辙。


“你去把书房的卷子收拾好装进爹地的小书包里,如果收拾的好爸爸就带blof出去玩。”


笑着看骑在身上的小团子翻下床跑走,forth一回头就对上了beam惊恐的双眼。


“怎么了?”


“卷子!”


END.











 ——————————


“成绩出来了吗?”


“Forth教授好像说这次考太差不录入数据库”


“谢天谢地感恩Forth” 


评论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