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丧

【Forth Beam】恶作剧之吻 (上)

透🌴:

 与电视剧无关,但是与《恶作剧》这首歌有关
一边听一边写自我感觉良好了_(:з)∠)_










“Beam!”所有人都在酒瓶停止转动的一瞬间爆发出一阵欢呼,以Pha和Kit为首聚众幸灾乐祸着。




“操!”Beam一把摔掉手中的真心话问题筒,他知道这里面肯定没什么好东西,不管选哪一张都是死,而且死很惨那种。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或者是罚酒?”Beam瞥了一眼旁边的酒山,这群人玩的太狠,罚酒就是一人一打,这不得把肚子喝到倒浇花?老马失前蹄的Beam扶着额头选择了大冒险,大不了就说自己今天磕了药了。




“现在出门,和第一个遇到的人舌吻三十秒!”




“操你们大爷!”




“愿赌服输~”




Beam拽着自己的袖口有点欲哭无泪,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和这帮孙子玩游戏。在真心话大冒险这个游戏里,自己一直是被幸运之神眷顾的那一个,从来没被选到过,这次好不容易被选到就玩这么大的。




真他妈狐朋狗友。




带着点苍凉悲壮的心情,Beam默默在内心祈祷自己可以遇到一个妹子,这样自己也能享受一把。




然而事与愿违,Beam一开门就看见面前站着个一八五朝上的黑脸壮汉,正一脸懵逼的盯着爆粗的Beam。




“操!”Beam有些悲愤的眼一闭心一横,拽着壮汉的领子就把人压在门板上,踮起脚尖疯狂的亲吻着。




不亏,他好看,不亏,他年轻,不亏,他没打自己。




Beam越亲越想哭,度秒如年这句话他算是体会到了。就在他打算偷懒收回舌头的时候,却发现被自己亲吻的人正在回应自己,眼神中还带着欣赏和戏谑。




“时间到!”




Beam说是弹开的也不为过,拎着壮汉的领口一把将人推出去甩上门板上了锁,速度快的别人都没有看清那人的脸。




过河拆桥的Beam锁上门窝在沙发里拿起一瓶酒就开始喝,但怎么也降不下脸上的热度。若说一般人怎么也得惊讶惊讶然后把强吻自己的人推开的,这人居然不仅不推开,反而不要脸的回应他,世风日下,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一瓶酒下肚,Beam才稍微找回了点思想,解开了一颗衬衫纽扣大爷一样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扯着嗓子大声嚷嚷:




“就这些?小儿科!”




“祝你好运,Beam。”




Pha的表情有些诡异,盯得Beam心里发毛,不自觉的坐直了身体,抬起手轻轻捏着自己有些发麻的嘴唇,不知道自己这个损老铁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叩叩——”门板被敲响,Beam一瞬间坐直了身体。妈的不会是那个人想开了回来揍自己了吧?Beam伸手拿过旁边的手鼓,到时候要是打起来自己就用这个砸他。




“Forth来了。”Pha站起身去开门,Beam在心里过了一遍Forth是谁,但始终都想不起他的脸,Beam只记得自己当初好像说他比Pha帅来着,然后就被自己的傻大个老铁锁了喉。






“嗨~”




门被打开,Beam看清了站在门口的人之后吓得手鼓都掉在了地上。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他没想到自己唯一的一次老马失前蹄就遭受了这么严重的惩罚,而且自己亲的还是工院的铁面教头,仅一票之差输给Pha的Forth。




如果自己当时认出是他,Beam一定会选择直接把他推出去然后干了角落那一打啤酒,哪怕把自己喝成花洒。














Forth中午休息的时候收到了Pha晚上要约酒的消息,傍晚因为训练一年生耽搁了一会,等Forth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了。犹豫的寻找着门牌号,刚要抬手敲门就被里面窜出来的人吓了一跳。




矮自己半头,红着眼眶一脸悲壮的样子让Forth几乎一瞬间就想明白了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领口突然被抓住,紧接着自己就被这个男孩子狠狠摔在门板上,看着他用能把嘴唇磕破的力度撞了上来。




Moscato的香甜顺着男孩子的舌头蔓延进了自己口中,男孩子眉目清秀却紧紧闭着眼睛,Forth突然就动了坏心思,伸出舌头回应着他,卷走了他口中的酒香。




意料之中的看到了男孩子惊恐的双目,Forth还没回过神就又被他拽着领子扔了出去,门板凶狠的拍在自己面前,差点撞塌了Forth完美的鼻梁。如果他没看错,角落里坐着的大个子就是Pha,也就是说,今晚自己将要和这个强吻自己的男孩子“共度良宵”。




唇上还残留着男孩子温软香甜的感觉,Forth抬手摸了摸嘴角敲响了门板,他有些想要认识这个男孩子。






经过了注目礼之后的Forth径直走到了Beam旁边,他能感觉到这个抱着抱枕强装淡定的人会在自己坐下的一瞬间像兔子一样弹开。




“游戏输了吗?”带着先见之明的压住Beam的肩膀,Forth在人逃开之前把他固定在了自己怀里,顺势往自己的方向搂了搂。




Beam挣扎了两下发现自己根本逃不开Forth的禁锢后选择了放弃,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把玩着手里的问题筒。




“既然Forth到了咱们就继续吧继续。”没人把刚才的那个亲吻放在心上揪着不说,这倒让Beam松了口气,悄悄往旁边挪了挪远离了Forth,继续抓起那杯喝到一半的酒小口啜饮着。微眯着的桃花眼在看清酒瓶运动轨迹后猛的睁大。




“我靠!又是我?”








Pha搭着已经喝的烂醉如泥的人和Forth告别。自己的老铁今天运气实在是有点差,二十轮里十五轮都是他,而Beam又被一开始的吻吓得够呛,自己认命的喝了不少酒,喝到后来Forth都看不下去了,一个劲儿的替Beam挡着,强行站在Beam面前认罚,还被众人调侃是不是一吻定情了。




“今儿替Beam谢谢你了,回见。”




Forth手插裤兜倚在机车上看着挂在Pha身上的人,嘴角的笑在黑夜里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温暖的夜风不断滑过Forth的脸颊,因为喝酒的原因,机车速度并不快,Forth也就没带头盔。唇上的温柔触感仿佛还存在,男孩子带着葡萄酒香气的舌闯入自己的口腔攻城略地,漂亮的眼睛紧紧闭着像是很害怕一样。Forth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回应他,可能是带着恶作剧的心理,也可能是被Moscato香气迷了心智。




安静的房间突然变得有些空旷,让人不舒服,闭上眼睛脑子里都是Beam的眉眼,Forth索性躺在床上枕着手臂举起手机翻看着Beam医生的脸书主页。内容不多,多半都是图片没有字,所以当一行字突然出现的时候,Forth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工学院那个院之月也太帅了吧我靠!」






时间正好是自己和Pha比拼的那一年,那时自己还没见过Beam。




手指犹豫了许久还是给那条动态点了个赞,一年前的文字一下子出现在Forth的主页里,跃入大众视野,被人们疯狂猜测评论着,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已经关闭屏幕打算睡觉了。




晚安Beam,明天见。






























自己的脑袋就像是被从天而降的巨石砸碎又重新组装过一样疼,Beam扶着额头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试图让自己有些落枕的脖子恢复原状,然而经过几次尝试都失败之后,Beam认命的歪着脖子走进了浴室,试图用热水拯救自己僵直的肌肉。




手机已经充电完成,Beam洗完澡出来便看到了满屏幕的消息,密密麻麻的蝌蚪文字看的他觉得头更痛了。






Kitty:哦豁想不到啊兄弟,一吻定情?






Kit发的消息让人摸不着头脑,Beam索性直接点开了被抡到飞起的脸书主页,才发现是自己一年前的动态被人翻出来点了赞,而点赞的那个人正是昨天被自己强吻的黑脸壮汉,这条动态所夸奖的人……






Baramee:你干嘛翻出来点赞!




Forth Jatu:可爱呐~






Beam气的直接给Forth发过去了一条消息,令人没想到的是屏幕那端的人竟然秒回,还回的这么肉麻。联想到昨天那个反主为客的亲吻,Beam不禁在心里给Forth打上了个标签:




变态




……




帅气的变态。








翻着白眼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上,Beam刚要踩油门就又被手机提示音吓了一跳,掏出手机发现正是那个被自己暗骂的人。






Forth Jatu:一会见😊






一会见?在哪见??见什么???




如果把现在的Beam拍下来,Kit一定会在所有空白处塞满问号做成表情包流传千古。




皱着眉头把手机扔到一旁,Beam启动了汽车,一进停车场就有人盯着自己窃窃私语,当自己回过头看他们的时候又都止住话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反正直觉告诉Beam,肯定和Forth那家伙有关。




一路上都有人在Beam背后指指点点,就好像是自己不是被Forth点赞而是和Forth上床了一样。抓着书包带的指关节都因为用力而泛白,用力推开教室门发现所有议论声都戛然而止,而自己的两位老铁正维持着看戏脸盯着自己。






“Beam,Forth问我要你的line,我给了。”




“Beam,Forth让Ming找我要你电话,我给了。”






“我他妈……”




“Beam Baramee同学,请你回到座位上,我们开始上课。”




带着怨气把书包狠狠甩在凳子上结果又因为惯性问题掉在地上,Beam觉得从昨天晚上开始,自己的运气似乎就已经走上了下坡路,深不见底的那种。




大白鲨老师讲述的知识点在Beam这里变成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穿堂风。眼睛虽然直勾勾的盯着教材,可他满脑子都是Forth接吻时的眼神和有些欠揍的语气,还有早上那句意味不明的一会见,惹得人心烦意乱。




后腰突然被人捅了捅,Beam扭头看着Pha面无表情的脸朝着讲台,手却越过了Kit从座位后面递过来了他的手机。学着Pha的样子接过手机按亮屏幕,学校头条新闻的图片让Beam差点掀翻桌板。




他和Forth的亲吻照被挂在了置顶头条里,还带了放大滤镜,能清楚的看见是自己抓着Forth的衣领把他按在门板上亲吻,而Forth只是低垂着眼睛盯着自己。




WTF?




所以他们的议论不光来源于Forth的那条点赞,这才是罪魁祸首!




Pha的手机被猛的拍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全班的同学都向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只有Pha心疼的盯着自己屏幕朝下的手机,想拿回来又不敢伸手。




“Beam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都他妈怪Forth……”




揉了揉因为罚站而酸痛的大腿,Beam靠在墙上等着自己的老铁们出来。小小的惊呼打断了Beam的冥想,扭头朝着声源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穿着深蓝色工院校服的男人,咧着嘴笑得灿烂。




一会见就是这个意思?




Beam马上面冲墙站好,恨不得在墙上挖个洞扎进去,脚步挪动想躲进拐角。




“Beam!”




唉……




认命的低头深呼吸一口,回头迎上那人灿烂的笑脸。




“很巧吗Forth?”










冒着被大白鲨老师抓去做苦力的危险,Beam抱着必须把事情说清楚的心态坐在了Forth面前。




“Forth”  “Beam”




……




“我先说”  “你先说”




……




“咳咳……那我就先说了,首先真的十分对不起昨天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我真没想到他们会提那样的要求,也没想到会正好是你,我绝对不是故意有损你清誉的……所以请你忘记这件事好吗?请你吃多少顿饭都ok!”




Beam一脸正直的对Forth道着歉,态度诚恳到Forth都有些不忍心回绝。心里因为Beam的一席话变得有些发堵,但Forth脸上还是维持着一开始的笑,甚至还有变得更痞的趋势。




“多少顿都ok?”




“多少顿都行!”




“那一辈子吧。”




“Forth!我真的没和你开玩笑。”Beam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之后感觉有点上头,脸开始发烫,眼神也不知道该看哪里好,放在桌子上的手纠结的紧紧握住。




“我也没开玩笑。”Forth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化,甚至笑的更好看了,Beam觉得自己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的没有回应,让人心里直窝火。




“那天换做是谁我都会完成那个惩罚,你不是特别的那个,你只是恰好的那个!”




Beam吼完之后就想要起身离开这里,想要结束这场不愉快的对话,却被一只大手死死按在了座位上。Forth站起身子越过桌子盯着Beam,脸上的表情因为自己的那番话变得有些凝固,凝固到吓人。




悄悄咽了口口水,Beam打算不再逃避,鼓足了勇气盯着Forth凌厉的双眼,不停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按住自己肩膀的手掌突然抬起,吓得Beam闭紧了双眼缩着脖子打算接下Forth暴怒的一掌。




如果这一掌可以把他自己打走的话挨就挨了。




只是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落在身上,反倒是有个温柔的手掌轻轻抚摸了一下Beam的头。






“既然命运让我成为恰好的那一个,我就要珍惜。”




“然后,成为Beam心里特别的那个。”






感觉到手掌离开了自己的头顶,面前拂过一阵清风,脚步声渐行渐远,Beam才松了一口气,虚脱一般趴在桌子上挺尸。




这个Forth是听不懂人话吗怎么这么难搞?车轱辘话转来转去怎么还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Forth怎么跟摸狗一样?”




“滚。”




Beam头都没抬就知道面前说话的是哪位,直接伸了根中指举着,差点被Kit掰断。




“到哪一步了?”Pha像往常一样长臂一伸夹着Beam的脖子把他锁在怀里,出乎意料的是Beam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挣扎着逃出来,而是有些垂头丧气的趴在Pha怀里无病呻吟着。




“咋办啊老哥……我好像被变态盯上了”




我好像对一个帅气的变态动心了……








TBC.







评论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