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丧

【Kim*Cop】新年快乐(短篇/甜/一发完)

珍珠奶茶走冰全糖:

我·一个大写的起名废·祝大家新年大吉吧


第一次写真人AU 人称有些混乱 抱歉昂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以下正文:








爆竹声中一岁除。


 


守岁到零点后跑下楼去放了烟花炮仗,看着被五光十色晕染开的夜空,Copter终于有了过年的实感。


 


正月开始就是每日无休的去亲戚家上门拜年,每一天都得听着父母和二大姨/三小姑/小舅舅等一众远近亲戚花式互吹,饶是从小被夸到大的“别人家的孩子”,Copter也不由得心生瑟瑟之意。


 


还好,住在本市的亲戚也就两只手能数过来,很快也就到串门拜年的最后一天了。


 


这一天要去拜年的人家有些特殊,不是亲戚,而是父母从小就结识的好友,两家人爹妈四个从中学就厮混在一起,双双早恋,而后初入社会找工作时又说好了搬进了同一栋楼同一层,成了邻居继续厮混。两家人还曾亲切的许了个娃娃亲,结果悲痛欲绝的发现Copter妈妈怀的是个男娃娃。


 


从Copter有意识开始,人生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和邻居家Kimmon哥哥一起度过的,P’Kim比他大六岁,六岁啊!这巨大的年龄差让Copter从小就非常崇拜P’Kim,觉得他什么都懂,上到爬树掏鸟窝,下到扒土捉蚯蚓,没有Kimmon哥哥不会的,所以总能看到Copter屁颠屁颠的跟在他金哥后面满世界跑,眼里还总是闪着bling bling的小星星。


 


可惜三年前,因为Kimmon父亲工作调动的原因,举家搬迁,在那之后两人见面机会就少了,但两家人交往依旧密切,逢年过节也一定会走动。


 


今天就是要去P’Kim家拜年,Copter激动的一晚上没睡好。


 


实不相瞒,到现在,即使Copter已经十八岁成年了,还是依旧视Kimmon哥哥为最崇拜的人,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崇拜也有点变味儿,慢慢往情/欲上面靠了,初发觉的Copter感觉大事不太妙,可是过了些日子,再过了些日子,Copter冷静下来想了几回合后,茅塞顿开的认为,情吧本来就是不可控的,承认然后接受就好,至于欲,Emmmm,短时间内,Copter不觉得自己有实力实现它,梦里想想也就算了吧。


 


Copter就这么顺其自然的接受了自己弯了的事实。


 


P’Kim搬家后,两人的联系也没断过,每天在SNS上聊天互动的开开心心,Copter倒是有心想在语言上撩一把P’Kim,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反而是屡屡成为被撩的那一个,每当此时,看着手机倒影里面红耳赤的自己,Copter就觉得路漫漫而修远兮,成为一名老司机太难了!


 


拜年这天,Copter特地打扮的异常帅气又乖巧,拎去亲戚堆转一圈能收获无数个摸头和赞叹的那种,果不其然就在两家见面时被Kimmon妈妈一把搂住揉了把头发捏了把脸蛋。阿姨的手劲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呀,Copter内心哭唧唧。


 


然后就被Kimmon哥哥搂住肩膀往自己房间里带了,双方父母也见怪不怪,天南地北的扯起了瞎话,留两个小孩自己玩。


 


看着身边P’Kim的侧脸,啊,心动了,Copter如是想。


 


虽说是去房间里,两人倒也真做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大咧咧的房门也没关。Kimmon笑嘻嘻的扔了个游戏手柄给Copter,友好的邀请他和自己一起暴击大魔王。


 


反正吧,只要和P’Kim呆在一起,时间总能变得无限延长,可还没等咂吧出滋味来吧,又咻地一下飞逝而过,个中心绪难以言表。


 


Copter总是会想,P’Kim到底知不知道我对他有什么想法,想开口问,转瞬后又不想问了,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但心里面偶尔的、只是非常偶尔的会泛起一丝痒,想知道答案,即使P’Kim老是撩他,即使P’Kim只爱对他动手动脚,即使P’Kim自认为自己表现的还蛮明显的了。


 


玩游戏时精神力是进度条百分百占满的,游戏后就开始疯狂掉进度了。再加上连续几天都六七点起床去亲戚家拜年,Copter实在是困的没法了,在客厅看着电视脑袋开始钓起鱼来,四个大人在旁边搓麻将搓的开心,他转头找了一圈,发现Kimmon在厨房做着晚餐准备。


 


在P’Kim家Copter一向是不见外的,于是抄起身后一个抱枕塞到沙发边上,干脆躺下补起眠来,反正到了吃饭的时候P’Kim会叫自己的。


 


麻将声大的有些过分了,Copter躺下后五六分钟都保持清醒,眼睛倒是闭起来了,也算是放松了,然后就听到Kimmon妈妈喊了一声,“Kim!你去屋里拿个被子什么的给Cop盖上吧,不然容易着凉的。”


 


谢谢阿姨!阿姨您真好!!!


 


Copter就听着P’Kim的脚步声啪嗒啪嗒的走到了卧室,又啪嗒啪嗒的走到了自己身边,然后身上就压上了暖和的一层,却不像被子,有P’Kim身上的味道。


 


Kimmon妈妈的声音又响起,“哎你这孩子,让你拿被子,你把自己大衣拿来干嘛,盖得住嘛”


 


哦豁?Copter一个没忍住,眼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睛,然后就对上了P’Kim的视线,Emmmm,真他妈尴尬。Copter下一秒又闭上了眼睛,决心继续装死。


 


“被子不是在柜子里我懒得拿了嘛,我衣服就挂在房门口,多方便。而且肯定盖得住啊,妈你就甭操心了,专心打你的麻将赢点钱吧。”懒洋洋的语气就在耳边传开,Copter甚至可以想到阿姨听到这句话后翻白眼的样子。


 


身下的沙发一陷,Kimmon非常自然的就坐在了Copter旁边,得亏这个沙发宽了。


 


什么鬼,你这样我怎么睡觉?嗯?


 


内心腹诽的Copter下一秒内心戏就被叫了cut,因为他感觉到有个人在不安分的戳他侧脸酒窝所在的位置,然后一路沿着脸颊向上,不轻不重的捏了捏耳垂。


 


几乎是同一瞬间,Copter眼睛瞪大,也不考虑装死的事了,看着面前的人心中懵懂,而后又紧张的瞄了一眼麻将桌的方向,发现四人都在醉心于牌局,松了一口气。


 


Kimmon左手冲他比了个“嘘”的手势,笑的撩人,右手却依旧放在耳垂上不松手,又捏了捏,而后满意的看到小Copter脸红了,啊,真可爱,年轻真好。


 


诡异的气氛终于吸引了Kimmon妈妈的注意,她非常不满意可爱的小Copter来她家睡个觉都要被自己这倒霉儿子打扰,于是快准狠的开口赶人,虽然眼睛始终都盯着麻将桌没移过。


 


Kimmon瞎话张口就来,草稿都不需要打,“妈,我在哄Copter睡觉呢!”


 


这下Copter能肯定的说阿姨翻了个白眼了。


 


自家妈妈也不知道是赢了钱还是怎么的,笑的特别开怀的加入了聊天,“哎呀!真的是辛苦Kimmon啦,这么大人了还得哄我们Copter睡觉。”


 


妈你别告诉我你真的信了这个人的鬼话!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说的鬼话,Kimmon清了清嗓子,右手终于是肯下来了,有一搭没一搭的拍着Copter,就像是小时候哄着他睡觉那样,语气也跟当年学了个十成十,“我们小Copter赶快睡觉哟,等睡醒了就有晚饭吃啦,吃完晚饭你Kimmon哥哥就带你去楼下放烟花呀,我早就买好你最喜欢的烟花啦,快睡吧。”


 


拆台大王·Kimmon妈妈:“你又知道人家Cop还像小时候一样愿意跟在你屁股后面和你一起去放烟花啊?”


 


Copter不禁赞叹了一句阿姨战斗力真是强,一看就是输钱了。而后不小心又忘却了装死这件事,眼睛睁开想瞄一眼被怼的人的表情,却发现P’Kim一直笑吟吟的望着自己,好像是在等一个回答。


 


Copter自认撩不过老司机,转了个身把衣服往上拉了拉,一副“我要睡觉了生人勿扰”的模式,企图唤回走远了的睡意。


 


Kimmon则假装没看到他依旧泛红的脸颊耳垂,揉了一下脑袋后终于是离开了沙发,走回厨房继续准备晚饭。


 


一直等到听着P’Kim的脚步声进入厨房后,Copter才偷偷又转了回来,眯着眼睛确认了一下他人所在的位置,才敢放松下来,又悄悄将身上的大衣往上扯了点,盖住小半张脸,而后借着大衣的遮掩笑的甜滋滋。


 


哎呀,好吧,我愿意的。


 


 



评论

热度(134)

  1. 怂丧珍珠奶茶走冰全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