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丧

没有玫瑰的花店(Ming & Kit)

白逗珂基:



在一片重口味的车轮间,我苟延残喘,证明了自己纯洁小清新的本质!


大家,情人不重要,节日最开心!








“老板,”Sutee咬着嘴唇,声音相当没有底气地打着颤,“那个,据可靠消息,明天……明天就是情人节了。”


台子上埋首花堆的人抬了头,眼睛眯成一条缝,隐隐透着股威胁:“所以?”


紧张的吞咽声发自喉间,花届好员工Sutee秉持着一位花店员工的业界良心,硬着头皮抖了抖小身板:“那个,现在……”


“嗯?”这下连鼻子都喷了气,手上的花剪自朵朵锦簇中亮了出来,反射一道锐利的光。


“进玫瑰花还……还来得及。”颗颗冷汗从额上冒了出来,Sutee抖着小腿不动神色往后移了移椅子,用尽最后一点勇气总结了陈词,然后余光丈量起疾奔出门的可能。


只听“咣当”一声,花剪落上了台子,Kit慢条斯理从台子后踱了出来,一步一顿,顿顿把Sutee颤巍巍的小心脏打得零落。


“Sutee啊,”阴森包裹的和煦笑容分外让人胆寒,更别说那声音还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老板我还真不知道你原来不识字。”散着冷气的狰狞小脸停在了1cm的距离,Sutee还来不及考虑性骚扰的奥义,就见自家老板白嫩嫩的手指一伸,是门上那块响当当的金边招牌。


没有玫瑰的花店。


“我回来时,这些花必须全部剪完。不然,工钱扣光!全部扣光!”


 


玫瑰,你妹的玫瑰!


挟带满腔怒意,Kit疾行几步来到路口,嗅到空气中越发浓烈的咖啡香,他抿了抿唇角,脚下向左一转,进了那间小小的咖啡馆。


晨间的咖啡馆人不多,老板在柜上给最后一位外带客人拉着花。


Kit毫不客气地拉了把椅子在柜前坐了下来,眼看着那杯面幻化出朵奶白色的花,一旁的客人惊喜非常,他“哼”地一声转开了视线,手指不耐烦地在柜上敲打起来。


不就是朵玫瑰!


送走喜笑颜开的客人,Ming放下手中的奶缸转了过来。


“谁敢得罪我们Kit老板?”声音清亮绵绵,眉宇间也是笑意融融,可惜对上了副冷脸,又是一声“哼”,比之前更加掷地有声,Kit忿忿瞪了他一眼,拧着眉头不说话。


好脾气的Ming老板也不气恼,注目面前气鼓鼓的人片刻,眸光一闪,手上又忙活起来。


没等来预料中的追问,Kit有些不满地抿起嘴,正要寻隙发作,面前推来杯咖啡,香味熏灼很快入了鼻端,也没等他细看那面上的图案,似乎还有些装饰,这人就自作主张把咖啡端到了他的嘴边。


“尝尝。”那眼神柔柔亮亮,“特意为你做的。”


一定是热气,熏烫了他的脸,怎么这么热!


一脸不甘不愿地贴上杯壁,稍稍抿上一口,味浓香醇,似乎还有些特别的香气。瞟了眼对面满目期待的人,Kit避开那过于强烈的视线,却又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口,香气这下更加刺烈,分外的熟悉。


“这是……”


眼前的人轻轻一笑,手突然伸了过来,摸上了他的唇。


似是缱绻的轻摩让他蓦地不知所措,正僵着身子,就见那唇角勾了起来,“你这儿……”低沉的声音似有余韵,手抽离的瞬间带走了一片热,竟让他有些舍不得,脸这下彻底烧得红了,怎么……怎么越来越热了!“......有一片玫瑰。”恍恍惚惚看了过去,男人修长的指尖,红艳一瓣,很是明丽。


原来……原来是玫瑰啊。


心下起了些参不透的嘈杂,似乎隔绝了世界和其他,对上那柔光也不知看了多久,门铃猛地一响,惊破了柜内外的纠缠视线。


逃难似地跳下椅子,Kit也不管身后追随的目光,夺门而出。


 


业界良心Sutee同学漫不经心地剪着花枝。


根据经验,自家老板一准是找咖啡店的Ming老板聊天去了,不到午饭是绝不会轻易回来的,有时连午饭都在那儿一块解决了。


要说这Ming老板,不止咖啡手艺绝佳,厨艺也是没话说。他有幸沾着自家老板的光尝了那么一两次,虽说快被自家老板那凶狠的眼神吓去了半条命,不过那味儿真是……


正想得垂涎,嘴角的银丝都快要收不住,就见自家老板冲了进来,一脸惊惶。


“老板……”话没说完,颊边刮起一阵风,举目再看,老板已是埋头伏上了桌台,脸也不漏半分。


这是怎么个情况?


“Sutee。”好半天,总算冒出了点声,“你……你…….你……”


自家老板在那儿“你”了半天也没个下文,配上刚才惊鸿一瞥被他瞅见的大红脸,Sutee眼珠子转了转,准是Ming老板有了动作!


这司马昭之心,除了自家傻老板,谁还不知!


八卦之火熊熊燃烧,Sutee拿着花剪装模做样,耳朵伸得老长,生怕漏掉重要细节,可偏偏自家老板再不开口,真是生生急死个人!


焦灼间,有人推门进来。


“你好,Kit先生的玫瑰花,麻烦签收。”


给花店送花,还是红灿灿的三朵,还是玫瑰!


三朵红玫瑰,就是我爱你!


看着自家老板攥紧那三朵玫瑰冲出去的背影,Sutee慢悠悠坐下,继续悠哉地剪着花枝。


他有预感,没个一时半会,他家老板绝对回不来。


 


“你什么意思!”


红艳艳的玫瑰往柜上一扔,顿时落下几瓣,Ming把花瓣一朵朵小心收在手里,这才抬头看向气得满脸通红正冲他咬牙切齿的人。


“我爱你。”


简单三个字,把Kit一肚子怒火羞恼交织的腹稿堵在了嗓子眼,随之冉冉升起的,是他自己都说不清的暖意,从未有过的暖洋洋,不想承认,心却跳得越发“扑通扑通”。


“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想要追求你。”脸上挂起了笑,眸光是无可回避的认真,这人总是这么柔柔看他,却次次让他招架不住,只是,这回有些移不开眼。


周遭的起哄声渐渐传来,这才发现店里并非只有他们两人。想要又一次夺路而逃,手就被这人死死拉住,然后在一片嬉闹中,拽着他来到了二楼。


 


“三朵玫瑰的花语是我爱你。”一向温柔的男人手劲儿不小,说话间将他抵上了墙壁,是从未有过的霸道,瞬间逼退了他所有的路,“Kit,我爱你,已经很久了。”一朵玫瑰花瓣被放上了他的唇,紧贴处浅浅幽香,丝丝缕缕顺着鼻尖入了心脾,如同男人眸光间的热烈,“和我在一起吧,Kit。”亲昵如斯,就这么柔柔卸去了Kit勉力支撑的最后一丝挣扎。


红着脸闭上了眼,双唇很快贴了上来,带着那朵玫瑰花瓣,甜香交缠。


 


作为业界良心,Sutee认认真真剪着花枝,心里相当惬意自得。


自家老板也就是看着傲娇,他对Ming老板那点小心思,当谁看不出来?


要不怎么上赶着天天去呢!


可别小瞧我的观察力!


明天情人节,今天表白献花,绝对居心叵测,当谁看不出来?


肯定是欲望之心蠢蠢欲动!


可别小瞧我的观察力!


要说咱家这花店,情人节也不进玫瑰,明天肯定没有生意,说不定可以放假?!


上次那人叫啥来着,Nick,对,是叫这名,要不试试约他?


要说这Nick,活儿真是不错,那胸肌,那腰线,那……


眼看着口水又要流下来,Kit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进点玫瑰,顺便发个推送,本店以后玫瑰有售,明天还有情人节专送服务。


什么放假,什么Nick,通通成了泡影!


 


刚放下手机,旁边的人又贴了上来。


也不嫌热!Kit心下嫌弃,连表情都是一贯的睥睨,却半点没有推开的意思。


“Kit还没回答我。”声音轻哄地诱惑,把Kit迷得晕晕乎乎,刚才他问了什么问题来着?


一个不察唇上又是一下,咬得不轻,紧接着好一番厮磨,这人像是怎么亲都不够。


“为什么不卖玫瑰?”


在身心震颤之前,那张白白嫩嫩的脸照例先红了个底朝天。


“哪有......哪有为什么!”语气相当刚烈,“就是不喜欢!”可惜一副身子被抚揉得软趴趴,早就底气全失地化成了最荡漾的春水,在这人怀中喘息着死撑最后一口气。


第一次告白败给了情敌手中十一朵玫瑰我会告诉你?


最好的兄弟被一个大黑块用九十九朵玫瑰拐走我会告诉你?


最疼我的姐姐被姐夫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抢走我会告诉你?


……


回放间,均是不堪回首的玫瑰色记忆,Kit脸上变幻莫测,端是忿恨非常,全被Ming看在了眼里,眸光愈加幽深而不可移。


什么都写在脸上,却还以为自己藏得住,真是怎么看都不够。


索性翻身覆上,压下唇瓣,贴着耳垂,掩住眼间的深邃幽暗,只怕压抑太久而太过强烈的渴望会吓到他,连声音都因这压抑起了颤:“Kit,明天……能不能陪我?”


腰腹间的拥抱用上了力,把他搂得死紧,Kit被身上这人难得的失律宠出了得意,忍不住咧出个得瑟无比的笑,当然压着没出声,然后伸手环上了Ming肌肉手感满满的腰:“既然你这么喜欢我,那我就勉为其难陪陪你吧。”


当然,在他陷入周身酸痛困乏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答应的是什么,等他知道的时候,显然已经无法再反抗了。


 


以上这些,业界良心Sutee当然是不知道的。


只是当他怀着十二分怨念心灰意冷地写着推送,突然又收到了自家老板“明天放假一天”的消息时,他一蹦三尺高,手下飞快删去了“情人节专送服务”几个大字,然后分分钟翻起了手机通讯录。


要说这Nick,那胸肌,那腰线,那脸蛋,那体力,那技术…..

这回,口水是真的流了下来。






评论

热度(322)

  1. 🌸hello暖暖.白逗珂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