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丧

不可抗力(Forth×beam)

樱花树下的兔砸:

谢谢谢老师的题目👆🏻和很宝贵的建议!@谢谢谢东言 (怎么这么多谢字……🌚)

大家情人节快乐!!!(来自一只单身狗的真诚祝福!🌝)

~~~~~~~~~~~~~~~~~~~~~~~~~

01

前一秒还在往嘴里扔着棉花糖的beam,下一秒就被黑暗慢慢包围,饮水机加热的声音不见了,冰箱工作的声音不见了,就连电视机上的小人们都悄悄藏了起来。

“啊!Forth!停电了,好……”

“黑”字还没出口就意识到Forth现在不在家,摸瞎去找蜡烛,突然的慌乱连手机上有手电筒都忘记了,却还是暗自庆幸着家具是自己安排的,房间布局就算闭着眼也能知道。

“记得上次纪念日还还剩着蜡烛的呀…也不知道Forth放在哪里了…”

beam有点怕黑,往常的半夜醒来总是会看到蹲在床头的那个狗狗的小夜灯,再挪挪胳膊搭上旁边人的腰安心的睡去。而这次,只能用自己的碎碎念来掩盖心里的不安以及莫名感知到的房间里飘荡的各种不明物体,开始后悔起了前天晚上的无理取闹。



是的,Forth出差了,还是beam起床看到消息才知道的那种。 “beam,我去清迈出差,大概一周左右回来,照顾好自己。” beam简单洗漱完随便拽了一件衣服就下楼去买早餐,手机没了任何意义便扔在了枕头边没带,回来才发现桌子上被自己忽略掉的三明治和冷掉的牛奶,扯开椅子不屑的坐下却碰撒了牛奶,这大早上就不让人舒心,被子也懒得铺好就又钻了进去,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躺下的时候是不合习惯的面朝手机放的地方…



“叮~”

手机消息的声音着实吓到了用陷入回忆里来逃避黑暗的beam,手机的光亮赶走了一些恐惧,beam窜过去看了一眼提醒。


“经国家地震网监测,2月12日18时56分在清迈发生9.5级左右地震,目前房屋受损严重,救援人员已经开展搜救,泰国大部分地区都有电力受损……”


02


亮光照进眼里,泛出的泪光显得格外的无助,指纹解锁进入手机,立马就收到了“电量不足20%”的提醒。

“操……为什么刚刚没充电!”

调到省电模式,beam拨打了那串熟悉的号码,“您好,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听筒里的声音穿过耳膜传至大脑,带着刺骨的冰冷。

beam努力抑制住想要溜出来的眼泪,眼泪是比自己还要着急了嘛?抓起桌上的车钥匙beam就冲向了楼梯口,楼道里的应急照明灯倒是挺亮,十几层的楼梯走的并不费力却很是不安,要是没有灯,beam或许会因为脚软跌坐在台阶上,也或许是被眼泪盖住了视线而踩空摔倒。



“pha!咱们医院有去支援的吗?我刚刚问过了,所有去清迈的交通都停了,路口也封了,我现在还不确定Forth他……”

现在就连说出这个名字都要勇气,这样的毫无音信真是让人绝望。

pha一直是个很靠谱的老铁,beam第二天就跟着救援车辆抵达了震感最强的地方,放眼望去,本该高楼林立的地方全都变成了废墟,平日里熙熙攘攘的街道只有警车救护车物资运输车的来往以及特警武警救援人员们的身影。


beam心里的不安慢慢加重,就连心里建起的心理防线也跟着余震一点点崩塌。


手机终于在备用电源的帮助下开机了,kit的消息随着信号格的增强一点一点挤进了通知栏,最终还是没有想看到的那个名字,打开通讯录拨过去,依旧是那串冰冷的声音,试图联系了所有和Forth在一起的人,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03


Forth每次解锁手机都会被桌面上那个笑的没有眼睛的人搅乱了思绪,思念牵引着手指尖触及通讯录那个绿色的图标,脑子里飘着的道歉的话却又被“我们都冷静几天吧!”打回了冷宫。


通宵的工作压的Forth喘不过气,结束了中午的饭局就把自己裹进了被子,18:30闹钟的声音和手机铃声同时响起来,还没来得及揉开眼睛就把手机放到了耳边,三两句就应下了晚上的应酬,聒噪的闹钟被无辜的一掌拍到了地上。

18:50

Forth收拾完之后就坐在床上发呆,毫无意识的从包里摸了颗糖吃掉了,每次吃糖都会想起戒烟时候吃到的beam的嘴唇,那么甜,那个时候形成的习惯也不知道老了会不会有蛀牙。想着要不要给beam发个信息,纠结的时间都不给就被朋友的催命call打断。


在门口被朋友接走,前几分钟还在车里畅谈,现在就停在了路边不敢再和大自然作对,行驶过程中就被晃来晃去还真是可怕,不过没有追尾也是万幸。


人类总是预测不到上帝会在下一秒安排什么事情发生的。


车子被电线杆拦腰砸断,Forth头部和肩膀被砸,在一片混乱中陷入了昏迷,没被砸死在楼房里倒是被“瘦弱”的电线杆子袭击了。


高架桥的工程质量接受住了地震的考验,没有坍塌,但也让不少车辆都拥堵在上边,就连救护车恐怕都上不来。Forth被朋友就近背到医院,这个时候的医院才更为混乱,好在Forth及时得到了救助和包扎,便被扔进了角落里休息。手机?当然是忘在了车上,平时捧在手里的宝贝还是抵不过命啊。

只不过,beam现在知道地震的消息了吗?


04

“P!我找到Forth的消息了!”

beam对接起kit的电话却是ming的声音一点也不好奇,倒是对他提到的那个消息焦急起来,不等beam追问ming就以“我给你把地址发过去”挂断了电话。

beam实在脱不开手里的工作,只能干着急,面前被包扎的病人无辜受罪,本就疼的伤口被beam的慌乱撒了把盐,beam揪着绷带的手都在打着颤。

“beam!你去吧,我来!”

“kit?你怎么来了?”

“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快到了,就猜到你脱不开身特意来……”还没说完的话被beam打断拥进了怀里。

“谢谢兄弟啦!”

beam就这样穿着带血的白大褂儿跑出了临时搭建的帐篷,留下了一脸醋意的ming和一脸嫌弃的kit。

“这你也要吃醋吗?都快死人的事情了!”kit扔下ming就坐在了病床旁开始了本职工作。


05

beam风风火火的赶往医院,问过护士,看到病床上那个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的人的时候,不安倒是都跑光了,就是又憋了一肚子气!想要发火又不忍心吵醒他,坐在病床旁用自己的两只刚刚跑热的小手包住了Forth那只有些许血迹的大手,额头轻轻抵上去,绷了整整24小时的心理防线在真真切切触摸到他的时候彻底塌陷。

Forth是感觉到手掌的潮湿后清醒过来的,眼睛还没睁开就开始喊起了beam的名字,哭累了睡倒在旁边的人猛的抬起头直起身子,坐了好久腿都麻了,一个趔趄趴在了Forth肚子上。


“咳咳……我这好不容易醒过来就被亲夫谋杀啊!”


“你还好意思说呢!丢下我一个人就出差了,连个电话都不打,难道你就不想我嘛!地震了也联系不到,我参加救援工作也根本找不到你的消息…上次也是被砸了头!下次换我躺这儿你感受一下!!!我都快担心死了…”话音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抽泣声,眼泪又没出息的跑了出来。


记得上一次beam哭的这么厉害也是Forth躺在医院里,也是头上顶着纱布,只是这次,生死的意义像是更深入人心,旁边不时响起的哭声昭示着一切。

Forth忍痛起身,用尽所有力气把自己的全部揽进怀里,我又怎么会不想你,又怎么舍得丢下你一个人死去,下次,吵架了你说的话多冷淡我都不会再走了。

“beam,我这不是没事儿嘛!”尽管是没正经的安抚,beam却切实感受到forth在身边的心安。


“不影响我继续爱着你的!”


Forth晃着扎纱布的头贫嘴,和上次一样,举起手臂展示着自己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的肱二头肌。


生死离别的数日,甜甜的吻才是最真实的。


06


“beam,这个菜太咸了!医生说要吃清淡点的!”beam扔下勺子甩手不干了,“那你自己喝!我要去给kit帮忙了!让你的好学弟来伺候你吧!”


“别呀!beam才是对我最好的!beam才是可以治好我的病的!”

Forth对beam卖着萌,工院大佬的气质全无!而眼前的beam表情透露着一丝丝怪异。

“Forth!你知道你这样包着头卖萌超级蠢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eam捂着肚子笑到抽筋,Forth弯腰去够手机想要看一眼,却只能眼睁睁看着beam把手机扔的更远,接受他无情的嘲笑……

评论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