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丧

【Forth Beam】不要挤他

透🌴:

是甜饼
但是极度狗血,特别狗血,非常狗血
慎入


       
      
      
      
     
“让一下让一下!不要挤他!”


    
beam安心的被那个高大的男人半搂在怀里,口罩遮住的是止不住上扬的嘴角。悄悄抬头看看男人坚毅的下颌线,又低头满意的往黑西装的男人怀里蹭了蹭。


       
怀里人柔软的发梢蹭的自己心痒痒,鼻尖全都是小孩的蜜糖味道,甜甜的,闻了就很舒服。不由得把人搂的更紧了些,生怕那些伸出来的手机会碰到他的脸,怕那些刺目的闪光的晃到他漂亮的眼睛。


      
beam是现在当红的偶像,而forth,是他的贴身保镖。


      
每次出席活动,哪怕经纪人不在,forth也一定会跟着,别的保镖都是手拉手围成人墙护送beam,唯独forth每次都把beam的小脑袋按在自己怀里,像是保护幼崽的鸡妈妈。


      
“beam!beam!”粉丝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窝在forth怀里的人抬头冲那群少女们招了招手,又马上被宽厚的手掌护住了眼睛按回去。


      
“再忍一下,不然又要眼睛疼了。”


      
长期受闪光的的照射已经让beam的眼睛变得脆弱不堪,碰巧今天又忘了带墨镜,一出关就被频繁亮起的闪光灯弄得睁不开眼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forth按进了怀里带着往前走。


        
挺幸福的。


        
坐在车里傻笑着翻看手机,forth就坐在旁边盯着前面的路,时不时扭头看一眼小明星,再继续看路,嘴角挂着不易察觉的笑,很是宠溺。


       
他的小明星那么好看,又这么可爱,不保护好点怎么可以啊。


       
“嘶——”突然传来的吸气声让forth赶紧扭过头,发现前一秒还在傻笑的人现在已经塌着眉毛垮了小脸,嘴也不自觉的撅了起来,看的人想揉揉他。


        
“怎么了?”forth扭头盯着beam,语气也放缓了不少。


       
“就……诶呀还是老问题……”


      
气恼的把手机扔在一旁,扭头看着窗外不说话,不知道是在气自己还是在气那些挑事的人。


        
老问题无非就是forth把beam挡的太严实了,引起了粉丝的不满,进而在微博上疯狂艾特工作室给beam换保镖的事情。


           
肩膀突然被熟悉的温度桎梏住,接着视线一转就从窗外的风景变成了车顶。beam安心的躺在forth的大腿上,看着人小心翼翼的捏着眼药水给自己上药,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好啦,你没受伤就是我的成功,你明知道我不会被换掉的……”躺在腿上的人因为滴了眼药水的缘故闭着眼睛,眼珠子还在眼皮下滴溜溜乱转,突然就起了坏心思。


          
“还说是……你想把我换掉么?forth夫人。”意味深长是称呼让beam红了脸,闭着眼睛就要坐起来,又被forth急忙按住“好啦好啦不逗你了。”


        
经纪公司的管理者是forth的学弟,从踏进大学到现在一直对forth言听计从,就因为forth帮他追到了他喜欢的那个小医生。


         
所以当forth看见他新签的那个小艺人之后,就奋不顾身的跑过来主动给他做保镖,不要工资,不要假期,只要能陪着小明星。


         
“把他炒红,资金我出。”短短八个字,就让beam一路顺风顺水的走到了现在。而forth也凭借着自己出色的演技,成功的做了beam的保镖,保护了他两年。


          
“很坏,你太坏了。”小明星闭着眼睛躺在forth大腿上,白净的小手指在forth身上胡乱的戳刺着,末了又被男人抓在手里放到嘴边轻吻着。


      
“是是是,我很坏”稍微停顿了一下,湿润的舌尖在指尖扫过“我这么坏,beam不也安心跟了我?”


       
撩人的动作和话语让躺着的人红了耳尖,安静的车厢内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往事突然如潮水般涌上来,烧红了beam的脸。


       
       
   
      
         
才刚刚进入公司就被冲上来的黑面佛吓了一跳,beam下意识的抓着合同后退了两步,抵在柱子上。


       
“请问……”


       
“你好,我是你未来的贴身保镖forth。”beam看着面前的手掌,犹豫了两秒还是把自己的手放了进去。


         
“你好……”这公司真是来对了,待遇真好。beam一边冲黑面佛笑一边在心里喜滋滋的打着小算盘。


      
人生中的第一个剧本,beam还没来得及翻看就被forth抢过去,仗着身高优势不让小明星够到。


      
“这戏不能接。”


      
“为什么!”
 
      
“不为什么。”forth把没几页的剧本团了团扔到了垃圾桶里,不顾小明星的挣扎把他带进了休息室,站在一旁看着他做造型。


       
“你凭什么干预我工作!”


       
“我那是为你好。”


       
在瞥到导演那一栏的时候forth就已经把这部剧拉到了黑名单里。他也是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过的,这些人什么嘴脸他再清楚不过,不过是想凭借着不怎么重要的角色专门钓这种涉世未深的小新人罢了。别人他管不过来,beam可不行。


       
forth一边想着,一边推开了自己最近的所有工作,留下充裕的时间陪着beam。


        
鼓着嘴任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借着镜子观察那个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男人,越看越来气。


        
借着上厕所的借口溜出了男人的视线,beam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抬手敲开了休息室的门。他没注意到的是那个矮小的男人反锁门板的双手。


         
beam这个上厕所的时间似乎是太长了些,forth抬手皱着眉头不耐烦的看了看手表,手插兜焦急的在原地等待着,耳机里传来的是催促beam准备好上台的声音,forth回应过后便推开了厕所门寻找着。


          
“beam?”一间接着一间推门,发现厕所里根本没有人。心底的恐慌席卷全身,forth一把扯掉耳朵上的小东西寻找beam,他不知道那个导演在哪间屋子,他只希望自己可以幸运一些,早点找到beam。


         
刚刚跑过的房门发出猛烈的撞击声,让forth停住了脚步,退回去仔细听着房门内的动静,只有小声的呜咽和求助声。


       
是beam。


       
按下门把手发现门果然打不开,挥起拳头用力砸着脆弱的门板,里面的动静消停了一些,进而是更激烈的求助声,伴随着模模糊糊的“forth”


         
也不管是不是会伤到beam,他只知道如果再不踹开门,beam一定有危险。
抬起长腿一下一下的踹在门锁处,最后一脚蓄了力,踹开了脆弱的门板。beam正躺在地上努力的挣扎着,手伸直想要去够那个掉在地上的烟灰缸,而骑在他身上的人正努力想撕扯掉他最外面的“包装”。


          
forth只觉得自己失了理智,一脚踹开骑在beam身上的人,在他认出自己之前一拳把他砸晕,随后还不解气似的补了两脚。


        
“forth……”


       
瘫坐在地上的人声音都带着颤抖,水雾已经蒙住了他灵动的双眼,像是稍微一闭眼就会有大颗泪珠滚落。脱下外套裹住小自己一圈的人,forth已经要气死了,气这个人怎么那么傻了吧唧的不听话,可是比他生气更重要的是怎么稳定小明星的情绪。


         
“forth在这,forth在这。”紧紧的把人抱在怀里,不停的抚摸着他的小脑袋。beam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跪坐在地上靠着forth不停发抖。


         
看了看怀里人的状态,forth带上了耳机想联系导演组取消beam的演出,却被冰凉的手阻止。


        
“给我五分钟……带我离开这。”他还是想证明自己,只是他已经发软的双腿不足以支撑他走回休息室。forth看了看时间,一把抱起beam回到休息室,温柔的给他补妆。


         
“你怎么什么都会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眼泪又差点从眼眶滚落,beam努力的想翻过这尴尬的气氛,却还是抵不过心里的恐惧。


         
“好了,待会上台的时候我就在后面,害怕了就回头看看我,知道了吗?”伸手覆上beam好看的双眼,感受到湿意后又叹了口气 “我就在这,哪也不去。”


          
那个站在聚光灯下的小明星还是不可抑制的发着抖,forth都能看见他颤抖到几乎拿不住话筒。伸手叫来了工作人员,带上了连接beam耳返的耳麦,清了清嗓子。


          
“加油,结束之后带你回家。”


          
一首歌的时间,beam全程盯着那块红色的幕布,他知道forth就在那后面。和主持人对完了所有的流程,双腿几乎无力支撑他走到forth身边,好在,在他摔倒的前一秒,被一个熟悉的怀抱接住,温柔的嗓音不再经过冰冷的耳返,而是直接传进耳朵里。


        
“走,我们回家。”


        
一路上小明星都没说话,只是披着forth的外套,安静的窝在保镖怀里睡着,手也紧紧抓着forth的衬衫,像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公司已经被各大媒体包围,所有记者都想把话筒怼到beam面前,想获得第一手新闻,完全没考虑过这个刚进入娱乐圈的孩子经历了什么。


       
“让一下让一下谢谢!”forth把beam的小脑袋紧紧扣在怀里,不长的路却因为记者们的阻拦变得异常漫长。


             
beam的身子还在发着抖,他知道自己今天完全是咎由自取,要不是forth最后赶到了,他被怎样了也无处说理,只能怪自己太傻还不听话。


              
话筒突然砸到了beam的头上,尽管forth万般保护也还是没有护他周全。只一瞬间的停顿,二人便被堵住了所有去路,所有刺耳的问题铺天盖地的砸向beam,甚至有人试图将他拽离forth的怀抱。


           
恐惧占据了beam的内心,他不敢离开forth一步,仿佛forth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一撒手他便会跌入万丈深渊摔得粉身碎骨。


          
打斗中的伤forth还不知道,本打算悄悄瞒过去的beam却在一个狠狠的撞击后叫出了声,抓着forth衬衫的手收得更紧了一些。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forth的眼睛,积攒一晚上的怒火在此刻爆发。直接伸手解开大衣扣子拉起衣服把beam紧紧裹在怀里,抬手挥开那些碍事的话筒。


       
“不要挤他!”


        
一声怒吼让记者安静了两秒,没人敢开口反驳这个看起来很凶的高个子男人。
  
       
他已经不在意明天会不会有什么耍大牌的消息了,最起码现在他要保护好怀里的人,剩下的就是等他睡着了自己要做的事了。


         
公司已经有人出来接应,forth头也不回的往公司里走,将那些喧嚣都抛在身后,直到上了电梯才把人放开。


           
早在把他裹进怀里的一瞬间就感到了胸前的湿意,他果然还是被那些尖利的问题伤到了,憋了一路的眼泪在撞上自己胸膛的一瞬间决堤。


          
把怀里的人挖出来,精致的妆容早就哭花了。按住了beam想擦眼泪的手紧紧攥在手里 “别擦,待会感染了。”


      
“丑……”


        
委屈巴巴的一个字从beam嘴里蹦出来,forth一下没憋住笑了起来,抬手又把人按进自己怀里


“这样就不丑了。”


       
把beam安顿在自己的沙发上,forth拿着卸妆棉蹲在地上仔细的给人卸着妆,原本紧蹙的眉毛在forth轻柔的动作下渐渐舒展开。


       
“对不起……”像是梦呓般的声音,让forth卸妆的手顿了顿。


      
“你安全就好。”


      
没有得到回应,forth低头才发现beam已经抓着自己的衣角睡熟了。


           
      
      
      
      
       
“那后来……那个导演呢?”forth被beam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题弄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低头发现滴好眼药水的人早已睁开了漂亮的眼睛,手指不安分的在forth下巴上划来划去。


         
“导演……”


         
        
如果告诉beam死了会不会不太好?forth在心里快速过了一遍现编的剧本,然后低下头温柔的盯着beam。


          
“那个导演后来被人挖出了很多黑料,就退圈了。”


             
“我怎么没听说……”食指抵在了还想继续发问的人嘴上,forth指了指窗外,一路都是beam的灯牌。小明星半躺在forth身上扒着窗户往外看,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拽着forth的袖口。


         
“诶诶诶forthbeam!”beam兴奋的指着窗外,扭头看forth的小脸被五颜六色的灯牌映的有些迷幻。


           
按住他的后脑勺亲了上去,只愣了一秒,beam便回过神来,努力去回应forth,像是快要旱死的鱼一般拼命从对方身体里汲取水分。


            
手掌捏了捏beam的屁股后又被人拉开,beam一把推开了forth却差点滚下座位,情急之下拽住了forth的衣领才稳住自己。


        
“那、那那个回家再说,回家再说……”


         
一下子缩到车厢的另一边,像是充满警惕的小动物一样盯着forth,就好像刚才回应forth的人不是他一样。


          
“好了,走吧。”被盯着的人没有丝毫的不自在,推开门在车下接应beam,握住beam手的猛的发力,把他拽进自己怀里。


        
“不要挤他!”


     
End.


溜了溜了我还是马新坑去吧🙌新坑也是娱乐圈,可能会很~虐……所以今年放假搞事第一步就是虐文第二步就是……我有个开车三部曲👋

评论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