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丧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MK/一发完)

唔哩怪喵:

@白逗珂基 交作业
师生梗
拖了好久的作业终于上交!


正文👇


“先生您来了。”


嘈杂震耳的音乐声中伴随着一声浅浅的问候,一杯红色鸡尾酒轻放在了吧台旁那个唯一有人落座的地方。


高脚椅上坐着一个男人,白色衬衣袖口挽至离手二寸处,胸前的领口微微外敞若隐若现的露出衣服下精壮的身材,通体黑裤,包裹着两条长腿,一条支在地面,另一条随意的踩在椅子的横栏上。


那隐匿在黑暗中的身影周边散发出来的气息与这酒吧格格不入。急促的霓虹灯光在男人身上掠过,将他带入着红灯绿酒,觥筹交错的奢靡生活。


闪烁的彩灯,摇晃的躯体,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在这无处压制的场所里尽情的释放着体内所有的不安分,心照不宣的撩拨,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迎接的便是整夜的翻云覆雨。


这里,是酒吧。


“嗯。”


mingkwan,一名教育工作者。
没看错,他是这所城市里有名高校的一名高等数学老师。
相对于那些舒缓音乐环绕的安静地方,他更喜欢这种喧嚣的刺激。
无所谓是否参与,他要的,从来都不是短暂的放纵。


“您准备喝点什么?”


bartender年纪不大,性子高傲,长的有几分姿色,总被各式各样的人搭讪,但是无论言语中透漏着交好之意还是单纯的恶言相向,他都一律不理睬。
mingkwan却是个例外。
看得出来,bartender对待他与所有人都不相同。


“真心话大冒险!快选!”


这家酒吧生意很火爆。
角落里充斥着酒杯的碰撞和失控的嬉笑。


kit两杯酒下肚,迷迷糊糊输了游戏,红着一张脸起身拍桌子。方有壮士断腕的豪迈感。


要杀要剐随你便。


“好!我们替你选!看到那边那个人了吗?去亲他!”


这种火热的气氛下,玩惯了的没有人会去选择真心话。
大冒险,越刺激越好。
顺着手指的方向,kit迷朦着一双眼,看到了一个帅气的身影。
仿佛自成结界,无人靠近。
看来是个孤独的人。


kit夸张的向后摆手:“等老子凯旋归来灌死你们这群小孙子!”


像踩在了棉花上,没有一处坚硬的支点,踉跄的扶着周围的桌子挪到了距离那个人五米的地方。
离的近了,kit看清了那个人的样貌。
说啥也不肯再往前了。


这个人他认识。


教自己数学的老师。
第一天,他戴着金边眼镜,身穿高领毛衣,温声细语的为自己讲解数学题。
他的思维很广阔,kit受益匪浅。
自己可能是因为喝多所以眼花,不然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看到他。
怎么想也是小概率事件啊。
不对,应该是不可能事件。
本想转身走,却看到这里以高冷著称的bartender侧身与他讲话,kit半张着嘴,吃惊程度不亚于刚刚看花ming老师。
主动搭讪?
太神奇了。


一定是自己酒喝多了。


美好事物都会被趋之若鹜,kit也未能免俗。
他对ming一见钟情。
其实自己的数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是为了见到ming,他已经连续五次考试没有认真的写过卷子。
为了让ming给他讲错题的时候能时间长一点,他恨不得空白着一张答题卡交上去。


“ming老师,给我讲一下这道题。”


自习时间,ming坐在讲台前备案,两行还没有写完,一个小脑袋凑过来,紧接着,一本练习册压在他的教案上。


“我不会。”


身子尽量放低,真香,也不知道ming老师喷的什么香水,这么好闻。


“哪道题不会?”


ming有些无奈,他教的学生都这么傻乎乎的嘛?这个看起来格外的可爱。
只要自己在,他必定过来问题,想要写的教案一份都没有完成过,一下午的时间,多么简单的题,这个人都抿着嘴摇头。
一双大眼睛真诚的很。


真是说不得骂不得。


“都不会。”


意料之中的回答,ming没有抬头,隐隐约约感觉到有呼吸喷洒在自己的头顶上,他微微偏头,对上了一张过于放大的脸。


“嗷咦!”


话还未开口,对面的人反倒是先捂着胸口小声地叫了起来,搞得自己不明所以,还有些想笑,促狭着一双眼思考着这个小鬼头要玩什么把戏。


“老师你怎么突然回头了!吓我一跳。”


kit真的是被吓着了,ming身上的味道简直太好闻,一时没控制住,偷偷凑上去结果还被抓个正着。
心跳砰砰砰跳个不停。


“过来,我给你讲题。”


作业本重新回到kit手里,他左手托着练习册,右手拿着笔,不知不觉就将笔放进了嘴里,一脸痴呆相的盯着ming老师。
侧脸也这么好看!声音也这么好听!
身子都酥了。


kit被拎出了自习室。


低着头站在ming老师的办公室里,心里暗暗窃喜。
本以为凑近听他讲讲题就已经很满足,结果现在还有了超好的福利,单独在一间屋子里简直不要太美好!
kit管不住自己的表情,脸上的酒窝越来越深。


“讲题你还发呆,不想好好学是嘛?”


ming的手指点在kit的肩膀处,练习册被随意的扔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ming老师,我有认真的听。”


kit抬头看着斜靠在桌前的人,眨了眨眼睛。


“我都说什么了?你重复重复。”


kit不再说话,他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全程光盯着他的脸花痴了。


“唉,你这孩子,过来,现在开始认真一点儿。”


kit真的要飘了。


连续好几天都被ming叫到办公室开小灶。
说起自己的数学成绩,拿着上半年的成绩单问为什么成绩忽然下滑这么厉害,一颗心真的呼之欲出,总不能说因为喜欢老师想要近距离接触所以才考差的吧,kit只能摇着头说知识实在太难,接受能力有待提高。
对面人怀疑的目光,kit也是心虚的视线乱飘,不敢讲话。
还好,ming老师对他很负责,虽然抱怨自己,但是从来没有放弃过,也大大增加了自己与ming老师接触的机会。


“ming老师,我……”


kit刚从网上买了一本数学题,刚拆缝就跑到了ming的办公室,门都没敲直接冲了进去。


“你又哪道题不会?”
kit乖巧的把习题册递上去。


“你这是下半年才学的,现在早了点吧。”


妈的,一着急订错书了!
kit垂头丧气的拿过习题册,在ming老师狐疑的眼神中默默的退出了办公室。


简直笨的要死!


ming批改的数学卷子里,有一张被他单独的抽了出来,又是没写几道题的卷面,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的。
就以kit来说,就算ming出的是原题,他卷子上也不会多写一道题出来。
ming转着笔,这个小家伙,搞什么名堂。


被叫进办公室,kit脚步都要飞起来。
练习册在空气中愉快的发出沙沙声,纸页之间的碰撞声暴露出kit那小鹿乱撞的心情。
五分钟前,他被通知数学老师让他拿着新发的练习册找他。


“ming老师好。”
闻声抬头,眼前的人呼哧的气都喘不稳,却还有板有眼的跟自己问好。


“有什么不会的吗?”
kit还在疑问,刚发的练习册能有什么不会的,不过他可不愿意错过这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二话不说就随便打开一页单手托到了ming的面前。


只感觉自己的手背被一只大手覆盖,然后耳边响起再寻常不过的讲题声。


像是着了魔,他的声音卡在了声带处,半张着嘴毫无知觉,只有两个人相触的地方,火热热的烧着自己的心。


心跳声大的简直要盖过ming老师讲题的声音。


凌晨的酒吧正是气氛最火爆的时候,kit被簇拥着撞上卡座那里单独的一个人,没等反应过来,嘴巴已经贴到了对面人的脸上。
虽然他喝了酒,身上隐约还有淡淡的烟草味,kit还是准确的闻到了那抹熟悉的味道。
ming老师!他没看错!


酒醒了一大半,下一秒就要逃,被撞的人已经单腿转动高脚椅将kit圈在了吧台处。


“往哪跑?”


这明明还是熟悉的声音啊,为什么和讲题的时候差别这么大!
kit不敢动,老老实实的稳住脚步站在了原地。


“ming……ming老师,我不是故意的!”


周围的人看惹了祸早已经一哄而散,明眼人看出两个人相识也并没有上前来解围。
大家还是一如既往的享受着酒吧的氛围,这里的情景,并不值得人太过于关注。
bartender不在吧台处,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此时kit却全然没有两人独处时候的惊喜,有的全都是惶恐不安,他好怕ming生气。


然后不在理他。


度秒如年,kit忍不住抬头望向ming。
出乎意料,那个人面带微笑注视着自己。
不对,如果没看错的话,那是坏笑。
一侧的嘴角微微向上仰起。
kit有些懵,他吞了吞口水,开口前一秒被忽然放大的脸惊的大脑一片空白。
然后如蜻蜓点水般的一个吻,带着麦芽和烟草的味道,落在了自己的唇上。


“占我便宜,我要还回来。”


end.

评论

热度(268)

  1. 南邮唔哩怪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