怂丧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小兔子乖乖☆:

这几张图片的名字叫做:
跟他对视的他会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虽然你已逐渐的变成我的习惯❤
可是心里有份害羞却永远不会改变❤
尤其是当看到你眼睛里的我的时候❤

每次看到这种图片,在被这两对甜齁的同时,却怎么总是有点心疼某个胖小孩😂

图片来源:见水印

庐山不识(MK,FB)

超棒!

白逗珂基:

这篇之前发过,石墨链接两次被吞,索性全文整理了一下。




日久生情的MK,暗恋成真的FB




4万字的一篇故事,细水流长的脉脉风格,最符合个人偏好的一则。




庐山不识:









谢谢喜欢~





白逗车间(2018.4—)

咳咳🙈

白逗珂基:

之前的parking lot彻底翻了,整理重发!




(对,你们没有猜错,我确实有整理癖!!!)




顺便把之前心血来潮的一则顺懂car也放了进去~~~




请依次滴滴上车~~~






一、MK




厨房——eat love 两全




弄哭——爱哭鬼(图片)




图书馆——好好学习




电影院——看电影




Cosplay ——猫狗大战




小别胜新婚——我还要




药物——自投罗网




一夜——小白兔的夜遇




初次——庐山不识十八章






二、FB




吃醋——不要,停




暗恋成真的买醉——命悬一线




异地视频——不准挂




按摩椅——Get paid




久别重逢——小半




浴缸+水床——庐山不识十六章




三、邪教




痛(四奶)




四、其他




随心所欲(顺懂)

可爱的宝贝呐!

樱花树下的兔砸:

各种小表情太可爱了!
站十分钟女友粉🌝
cr.Only_TEe

兔蛋六爷:

最近的神胖。
认真想想最近都是小拔单方面发糖,他哥维持一贯不太回应的风格,只会在特别特殊的时候点上一两个赞,两人可以在推特自然和其他人互动,彼此却不太互动。
但是阿神私底下肯定有各种安抚小拔,所以小拔才会有底气在各种公开场合撒娇说想哥哥,喜欢哥哥,这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事情。
阿神也是有各种为难之处吧,自身约束太多,可以说哦话不多,说了又怕错,错了又被黑,还好小拔总是有勇气去扛起这面看起来随时会倒的旗。
越看越想吃火一般热切追逐的拔与身不由己只能默默宠着弟弟的神的同人文,就算不是神胖而是原耽我都觉得这俩人设好吃。

Happy Birthday to 少爷!(若干椰奶写手生贺集锦)

金老师生日快乐🎂🎂各位太太辛苦啦❤

白逗珂基:





最近圈冷,但关爱犹在,这是十九位椰奶写手对阿金哥的生贺祝福。


风格不同,自由发挥,都是爱!


Kimmon,happy birthday!




请大家疯狂为阿金哥打call!




1、ABO生子


 @狗六子 


生子(




2、女蜗造人


 @馬亦珣 


小巫师造人记




3、酒醉吃醋


 @Kitkat 


自私鬼




4、心理悬疑(结局预警)


 @Scorpio 


嘘!stop




5、恋爱轶事


 @白逗珂基 


恋爱中的男人




6、初恋


 @唔哩怪喵 


初恋




7、女装诱惑


 @maiden4 


通往裙底的钥匙




8、性转


 @谢谢谢东言 


男女无关




9、超现实(结局预警)


 @一圈儿呆毛 


嘘,别告诉他




10、伪骨科


 @隔壁有大鱼 


隐约 




11、古风江湖(结局预警)


 @卿卿两相悦 


莫遇酒




12、大院子弟(结局预警)


 @地面指挥部 


大院里外




13、家教


 @彩虹de末端 


秘密辅导




14、警校生活


 @樱花树下的兔砸 


警校三行情书




15、音乐家


 @不是胖丁是皮卡丘 


音乐家




16、邻居


 @沉迷于大酒窝柯基腿无法自拔 


我的邻居有点可爱




17、僵尸


 @玖之 


Warm bodies




18、模拟人生


 @天生一对 


假如系统掰弯了你




19、暗黑童话


 @入坑有点晚的Copter的直升机 


暗黑童话



恋爱曲奇(phakit)

伊诺火星_Tt:

没有任何意义的无脑小段子




C= C= C= C= C= C= C= C= C=




kit最近偶然在超市买到了一盒恋爱曲奇。


结账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推销小姐姐甜甜的笑,后悔什么的都是回家之后的事了。


他很想将坑人进行到底,于是拍了拍beam的肩膀:“恋爱小饼干了解一下”


对方惋惜的上下扫了他一眼,然后郑重点了点头,“哥们,六个核桃了解一下”





没有推销出去的kit就很气。


生气的他尝了一口手里的曲奇,更气了。


实在是太他妈好吃了,根本停不下来,明天起来非得胖一圈不可。






beam把这事告诉pha的时候,kit的饼干已经吃的快差不多了。


beam震惊了,真有那么好吃?


转身看到一米九的某任校之月正一副抢食的姿态,觉得自己错过了整个世界。



C= C= C= C= C= C= C= C= C=



kit和pha在一起了。


beam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嚼一块锅包肉。


看到别人对他投来探究的目光,一不小心就噎住了。


憋看了,谁都行,给我杯水好嘛。








从死亡线上被拉回来的beam一路杀回了医学院:“请详细讲述一下你们是怎么勾搭成奸的”


kit脸一红,beam这才发现这个老铁好像长的还挺眉清目秀。


下一秒就被pha一个绝地扣篮:“看个毛啊,还不是因为那盒恋爱曲奇”


beambeam很后悔,一脸惋惜:“吃了曲奇就能王八看绿豆?”


kit伸出手做了个掏钱的动作:“不是,是我觉得他帮我买下整个超市曲奇的动作,挺帅的”










beam:长大了我想当单身狗,我的两个老铁可高兴了,给了我最爱吃的狗粮。

Lindlar恋人(神糖,一发完)

Copter.:

《Lindlar恋人》



*神糖,一发完。


*又名《失控的Lindlar》


*Lindlar:中文名林德拉,选择性加氢催化剂。
在将炔烃加氢加成的过程中,
并不能在生成烯烃时停止反应,
只能一步生成烷烃,
使用林德拉催化剂可以控制反应生成烯烃。


/




夏天总能轻易将人带回记忆深处。


蓝色窗帘被制冷的空调吹得飘舞起来,


半个小时追命般午休后迎来疲倦慵懒的下午,


反着光的屏幕ppt题头打着显眼的红色加粗,


生理生化,必有一挂。


很不幸的,第一节就是生化课。


讲台上的生化老师激情四射唾沫横飞敲打着黑板,


每一句都是重点。





耳边充斥着Lindlar催化剂的性质,


认真记着笔记的beam笔尖在本子上一顿,


晕染出黑色墨迹,


越过听了五分钟就昏昏欲睡的kit毛绒绒的脑袋,


目光落在轻拄着下巴昂着头听课的pha下颌线,


从苛刻的雕像美学角度看,


也是无可挑剔的。


视线上移,回忆也顺着回拨。






一圈刷着白色油漆的栅栏,


茂密的翠绿庭院里各色植物争抢着溢出栅栏的缝隙。


明媚的阳光透过枝桠的树枝,


将叶脉的纹路打在地面留下影子。


栅栏入口的门板上挂着的风铃叮铃作响。




偷偷躲在矮墙后面的小beam想,


大概是美丽的东西都有迷惑性,


你看啊,那么美的地方里,


和平的面具下其实充满了龌龊与凌虐。





他灵活的翻过栅栏跳出矮墙,


躲过庭院里到处叫嚷着,


要揍得他骨折力气大的吓人的叛逆男孩们。




可是人啊,


对美的事物总是心向往之,情难自抑。



在他眯着眼从矮墙下纵身而跃后,


不屑的拍拍手转身离开时,


青草的缝隙间半掩着身影,


蓝天微风白云,


和草地上用手挡着阳光浅眠的男生。


成了他对那个夏天的最后记忆。




/



察觉到下颌线即将偏离的运动轨迹,


beam自然的移开目光,


从解剖美学来看也令人赞叹的,


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


迅速流畅地记录着笔记。




pha与他的关系,


就像是靠Lindlar催化剂维持着的加成反应。


炔烃一样的恋人关系炽热而不稳定,


烷烃一样的好友关系稳定又过淡漠。


是合适的,


关切又暧昧的烯烃关系。






对目光静电十分敏感的校之月大人,


下一秒下颌线如beam预料一样偏离原来的轨迹,


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


如果认真记笔记的beam医生的本子上,


没有那顿住的黑色墨迹的话。


Phana医生又转了回去。


左手夹着的笔杆在指尖飞舞着。





一眨眼,他们都认识七年了。


当初pha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基地”,


谁知道是附近是一家孤儿院,


被街坊邻居家各种凑上来的女孩们纠缠的烦躁,


跑到偏僻的郊区忙里偷闲,


一睁眼就对上他面前的瘦小的少年。


看不出年龄的瘦弱,


巴掌大的脸颊一双流转着星光的桃花眼,


清透却是非分明。





又何止是盛夏想起回忆,


每一天我都在回忆着。


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是继续退回界内做本分的好友,


还是破釜沉舟的越界?




/


医学院一周的课程满满当当,


一天至少八节课压榨得女生们,


无力欣赏自家学院的月亮,


倒是不止一次吐槽过,


天神般英俊的校之月,


迷糊可爱又傲娇的kitty猫,


万种风情的桃花眼医生,


都便宜了那些每天闲的就知道看帅哥的,


艺术学院或者外语学院里妖艳的小婊砸。



最令人好奇的是他们是从哪里挤出这么多时间泡妹的?


明明那么多作业令人头秃?




对此在餐厅打饭无意中听到墙角的kit表示,


这锅他可不背,


他早就献身医学了好吗?


要背的书可以搭成床了,


别的学院的男生天天酒吧相聚都快聚吐了,


他一周能去一次就不错了。



端着一份猪排饭回到座位,


看着他两个老铁,


吃个饭的午休功夫都要学习。


摇了摇头没把那些闲话讲给他们俩听。


什么撩妹泡吧。


最多是对某些送上门的来者不拒罢了,


不然怎么一个坐稳第一宝座一个万年老二?





“你们俩晚上去不去图书馆?


我去找本神经整合图谱。”


kit收拾着餐盘问着两个埋头背书的老铁,


pha没有回话,掀起眼睑掠过对面的人,


“额,我有约了,就不去了。”


收拾好书包的beam面色犹豫,


没敢与pha锋利的目光对视。


吞吞吐吐的解释着自己的缺席。


“哦咦,这回是哪个星星啊?


我说追你的星星怎么比pha都多?


他这还有没有校之月的尊严了?”


kit对着beam挤眉弄眼,调侃着老铁的艳遇。


不像往常的潇洒与自然,


猎艳高手beam没有反驳自己的魅力,


“赶紧上课去吧。”


“pha爸爸你还不管管beam儿子?噫,小心你虚。”


kit做着鬼脸皮完跑出老远。


那道灼热的视线还落在beam身上,


pha终于还是没多说什么,


只是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轻轻的一句,


“晚上早点回来。”


/




他其实嫉妒得要发疯了,


即便知道他跟那些星星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


风流医生的名号根本是无稽之谈。


每次跑到各个学院故意撩星星们的校之月,


星星们全都承认了不过是想借着风流医生出名。


两不相欠,干干净净。


吃了饭beam医生早早就把她们送回了宿舍。


久而久之,


每次星星们还会提前通知一下他。





而每一次“约会”的晚上九点,


风流医生会准时回到寝室楼下,


拐角处提前得到了通知的校之月,


与这夜色融为一体,


看着beam叹着气上楼,


等到黑暗的窗口亮起了灯,


楼下的校之月才回到寝室。





可是今晚没有,


没有星星提前的知会,


不知道约会的对象是谁。


快要被暗夜吞噬了的校之月,


终于在十点十五分等到了迟迟不归的beam,


还有他身边那个漂亮的女生。



拿出解剖课上观察繁密细小神经结构的认真,


眯着眼睛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是有过几面之缘法学院的星星。



那个冷着一张脸眉眼细挑看起来就苛刻的女生?


怎么可能会找beam演戏?


难道是beam主动约会的吗?


Beam....喜欢这种类型的?


校之月的脑子里被各种想法充斥着,


快要被猜测和嫉妒涨得爆炸。




“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恶心吗?”


“以朋友的名义霸占着pha?


他要是知道你龌龊的想法还会把你当兄弟吗?”


“你清醒一点行吗?”



果然是与外表相符的尖酸刻薄,


不愧是法学院的女生,


一字一句像机关枪一样照着他的心脏发射。




但是beam从来不是什么善茬,


所谓的绅士与温柔,


不过是女生们对他的幻想罢了,


况且这种攻击,


跟小时候比起来算不了什么。


“我是喜欢pha,但是我光明正大的喜欢了七年。”


“你想说什么我都阻止不了。”


“但你要是敢做出伤害pha的事情,


我beam,绝对不会放过你。”


他beam向来擅长捂着被玻璃渣刺穿的心脏,


滴着血的指缝间对着敌人也捅一刀。



法学院星星的脸色难看又气急败坏,
尖锐的声线在寂静的夜里,


像粉笔在黑板上划过的刺耳声音,


“你真是太恶心了。”


可是下一秒气急败坏的星星又挂上嘲讽的冷笑,


“你的好兄弟可是一直觊觎着你呢?


你不觉得他变态吗?”



一晚上都冷静自若的beam慌乱的回头,


灯光下pha的表情变换莫测,


影子被昏黄的路灯拉得修长,


像乌云遮在beam眼前。



大刀阔斧的向他逼进,


“为什么不说?”


刚才的气焰全都消失不见,
beam的睫毛都在打着颤,


握紧的指甲在手心抓出弧形的血痕。


“我........”


“pha,这种人不配跟你做朋友。”


“闭嘴。”
“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凭什么这么跟beam说话?”


pha的声音听起来凶狠又可怕,


自己捧在心尖上的人凭什么被这个女人这么侮辱?


“beam,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pha拔高的声音都在发抖,


beam无力的闭上了眼,


“是,我喜欢你,我很恶心吧。”


“去他妈的恶心,我喜欢你七年了,


从你翻过围墙落在我眼前,


我睁开眼就看到了我的恋人。”





“今晚的事我要是从别人那听到一点消息,


你就等着退学吧,我说到做到。”


耳边是法学院星星丧心病狂的尖叫,


辱骂着他们两个变态又恶心,


快要把高跟鞋踩掉一样出离愤怒的离开。




beam不可置信的睁开眼,


看着眼里闪烁着泪光的pha将他攥紧的手轻轻掰开,


温热的吻落在掌心。


突然想起他草率下的定义,



什么鬼Lindlar关系,


从炔烃到烷烃,他们走了七年。


绝不是Lindlar关系,


只会是最稳定的爱情。






END